老谋深算的兔子

占tag致歉
今天在商品店里偶然看到的2333

【汤草】我在纽约的街头查东京的命案(下)

最后有一个……沙雕段子?
我还是适合写那个2333

上篇:http://10190918.lofter.com/post/1ef2b3b9_ef2ac99f

中篇:http://10190918.lofter.com/post/1ef2b3b9_ef2ac5e3

所有的爱情和ooc属于我,他们属于彼此
以上

10
“所以,你们是来调查和田松广的吗?”
“是的,”草薙掏出本子,“听说你是他大学时期的指导老师,我们有几个问题想问你。”
“请便。”汤川趁着草薙动笔记录时偷偷打量他。六年过去了,草薙并没有太大的变化,看上去腰围应该又增长了2到3厘米,还是没有运动吗。
“除此之外,你还有什么信息能提供给我们的吗?喂,汤川?”
“嗯?”
“你走神了,”草薙叹口气,“在想什么呢?”
“没什么,”汤川站起身,“其实我认为和田松广哪怕是在美国,也没有所谓的仇人。”
草薙脸上的表情抽了抽,他很确定自己没有像汤川提起任何案情。草薙狠狠地瞪了一眼内海——谁让你把案情告诉汤川的?
“不要瞪内海,是我去问她的。”
哟,敢情您二位还偷偷联系啊?
“我们俩联系好像并不需要经过你的同意,草薙。但这并不代表我在疏远你。”
草薙确定自己没有将刚刚自己在想什么说出来。
草薙熟悉的独属于汤川的笑容渐渐爬上了汤川的嘴角。
“走吧,晚上去喝一杯?内海去不去?”
搞什么。内海默默翻了个白眼,她怎么能打扰两位老师的约会呢?而且,看汤川老师的眼神就是不想让她去吧,何必多嘴问这一句呢?
“不了我晚上还有事,我先走了。”内海拿起包,仓皇逃离了研究室。

11
“我们来聊聊案子吧。”
草薙有些惊异地看着汤川,后者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眼光,仍自顾自地喝着酒。
“不是……汤川……你……”
“我怎么了?”
“你不是再也不帮警方查案了吗……”
汤川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“我好像的确说过。”
“那我现在说我要帮警方可以吧。”
完了汤川已经不再是我认识的那个汤川了。
“我看得出来你们现在对这个案子毫无头绪。”汤川隔着桌子看向草薙,“六年前那件事我们可以以后再说,现在最重要的,是找到凶手不是吗?”
“现在,跟我讲讲整个案子。”

12
“和田松广既没有恋人,身上的财务也没有丢失,所以你们认为是仇杀?”
“是这样没错。”
汤川一手支着头,皱着眉,好像在思考什么。
草薙知道,这时候的汤川是在思考,最好不要去打扰。于是他选择了一边喝酒一边打量老朋友。
汤川茶色的头发好像又留长了一些,该提醒他去剪头发了。草薙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。
“草薙。”
“嗯……嗯?怎么了?”
看着明显走神了的草薙,汤川无奈地笑了笑,“你不觉得这个案子很奇怪吗?”
“奇怪?”
“你看,凶手既然戴着手套,说明他一定有准备——先不说他准备了多久。”
“此外,死者身上沾有少量机油。他只是去签个合同,碰到机油的可能性有多大?更别提他们最后还去吃饭,就更不可能了。”
草薙回想了一下他当天造访工厂的情景,“当时接待我的一看就不是工人,那接待和田松广的也不可能是。”
汤川点点头,“那机油很有可能就是凶手在行凶时沾上的,那手套就很可能是工作手套。”
“另外,如果一个凶手预谋好了杀人,他会选择一个他并不熟悉的环境吗?”
“不会。他一般都会选择自己很熟悉的环境。”
“但是,这个环境对于死者来说却是很陌生的,他甚至要依靠地图才能找到自己哥哥家。”
“凶手很熟悉这个环境,死者却并不熟悉,难道说凶手一直等着死者到这里来吗?草薙,如果你是凶手,你会这么做吗?”
“我不会。凶手难道指望死者自己撞上来吗?而且死者生前基本没来过这个地方,这次如果不是要将纸质版的合同送给他哥哥,他很有可能直接打车就回家了。”
“所以,我认为凶手要杀的人,根本不是和田松广,而是……”
“而是他的哥哥和田慎一!”草薙激动地吼了出来,“而且他的哥哥已经在那里工作了将近一年!”
“那条小巷灯光昏暗,而和田慎一和和田松广长得又很相像,凶手认错人了也很有可能!”
“没错,和田慎一突然生病,应该没有和别人说起,那凶手极有可能认为和田松广就是和田慎一。”
“你们再重新调查一下和田慎一的人际关系吧,如果我没猜错,应该会有重大发现。”
“好,我这就联系警视厅。”草薙说着就要往外走。
“等一下。”
“怎么了?”
“你刚刚走神了,在想什么呢?”
“……你头发该剪了。”
汤川闻言露出一个苦笑。

13
一周之后。
“你说得对。”草薙坐在汤川的研究室里,后者正在泡速溶咖啡,“凶手最初的目标的确是和田慎一。”
“凶手名叫山本忠夫,和和田慎一是高中及大学同学——顺便提一句,和田加两兄弟都是在美国读的高中和大学。”
“在读高中时期,和田慎一经常欺负山本忠夫,也就是校园霸凌。”
“上了大学之后,和田慎一又故意告诉山本忠夫错误的考试时间,导致山本忠夫无法继续上学。”
“但山本忠夫本来性格就懦弱,而且和田家权势大,山本忠夫也从来不敢反抗。”
“但不记恨是不可能的。山本忠夫说他从上学时就开始记恨和田慎一了。”
“和田慎一来他们工厂合作时看见了山本忠夫,还不忘嘲讽他几句,彻底惹怒了山本忠夫。然后他调查清楚了和田慎一回家的路线准备行凶。”
“当山本忠夫听到他们工厂的老板要请和田吃饭后,他知道机会来了。便提前准备好工作手套和作案工具麻绳——都是从生产车间找到的,等两人分开,和田松广往他哥哥家走时,便勒死了他。”
“直到最后被捕,他才知道死的人不是和田慎一,而是和田慎一的弟弟和田松广。”
汤川端着咖啡杯,“好吧,一个失败的复仇计划。”
“……抱歉我忘记了你对杀人动机之类的完全不感兴趣。”
“现在记起来也不晚。”汤川喝了一口咖啡。

14
“关于六年前的事情,草薙,我很抱歉。”
“古芝君的案子不是你的错,我知道,你只是做了你该做的事情。”
草薙震惊地看着面前的汤川。他还真没有想过有一天汤川会跟他道歉。
“我生气得毫无道理,对不起。”
“我作为一个老师,只是想弥补我的过错。但现在看来,好像及时制止他才是最好的方式。”
“对于我一声不吭离开六年,还发了一条那样的短信给你这件事,我更要说一声对不起。”
“以后如果警方还需要帮忙,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。”
“我保证。”
汤川的神情不像是在开玩笑,草薙的大脑有一瞬间的短路。
“没事……我不介意的……”
看着并不坦诚的草薙,汤川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。
看来要让草薙完全放下这件事,还要很久啊。
没关系,来日方长不是吗。
“对了。”
“怎么了?”
“你们什么时候回东京?”
“……下周五的航班,全日空航空12点整那一班,怎么了?”*
“哦,让你们警视厅给我也买一张票好了,钱我回去付。”
闻言,草薙不由得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。
“好啊。”

*:航班信息具体参考全日空航空公司NH009班机,由纽约约翰肯尼迪国际机场飞往东京成田国际机场。



其实开头那一段,我本来是这么写的:



10
“所以,你们是来调查和田松广的吗?”
“是的,”草薙掏出本子,“听说你是他大学时期的指导老师,我们有几个问题想问你。”
“请便。”汤川趁着草薙动笔记录时偷偷打量他。六年过去了,草薙并没有太大的变化,看上去腰围应该又增长了2到3厘米,还是没有运动吗。
“喂,汤川,你在想什么啊。”
“没什么。”看着某位被别人偷偷想了还不自知的样子——虽然他也无从知晓就是了,汤川不由得心情大好。
“你今天不太对劲啊,晚上要去见女朋友吗?”
“我哪里来的女朋友,倒是你,一看就知道还没有女朋友。”
一旁的内海翻了个白眼。还不是我在邮件里告诉你的。
“好了好了,汤川你刚刚到底在想什么啊?”
“想一个对于我来说很重要的人。”
“女朋友?”
“……都说了我没有女朋友。”
“那你在想谁啊?”
“跟女朋友差不多的人。”




【汤草】我在纽约的街头查东京命案(中)

基本上所有的注意事项都在上一篇了

上篇:http://10190918.lofter.com/post/1ef2b3b9_ef2ac99f

下篇:http://10190918.lofter.com/post/1ef2b3b9_ef2b0b7f

这篇汤川上线了2333

所有的爱情和ooc属于我,他们属于彼此
以上

6
美国时间晚上七点左右,内海和草薙正坐在美国街头的咖啡馆里,他们手上是纽约市警察局提供的关于和田松广大学时期的资料。
内海提出的去美国调查的建议被采纳,上面便派草薙和内海前来调查。
“这本资料做得还挺详细的。”
确实,这本资料上有和田松广在校期间所有能找到的资料,给草薙他们省去了不少的询问的时间。
“那就从和和田松广一个社团的同学先调查起吧。”内海看了一眼资料,“社团只有三个人吗?还真是少呢。”
“什么社团啊?”
“看上去应该是研究物理的。”内海对着一堆英文皱了皱眉头,“指导老师应该是……”
“是谁?”
“……前辈你自己看吧。”
草薙凑上来,只见指导老师那一栏填着一个他熟悉的名字。
Yukawa Manabu。
汤川学。

7
“前辈快敲门啊。”
“……我不敢。”
“啥?前辈你不敢?”
“要不然你来?”
“……前辈你来吧。”
草薙和内海正站在汤川研究室的门口,对着厚重的木门认真地讨论谁去敲门这个问题。
“前辈你有什么不敢的啊。汤川老师现在只是一个你需要询问的关系人,他就算再怎么讨厌你也不会把你怎么样的。”
“我觉得他可能都不会给我说话的机会。”
“汤川老师真的那么讨厌你吗?”
“……我觉得是的。”
对于一个一走就走了六年的、分开时还和自己有矛盾的乖张的副教授来说,你觉得一见面两个人还笑嘻嘻的可能性有多大?
“其实我觉得你们俩关系没有那么差的。”内海小声嘟囔着。
汤川老师还一个月发一封邮件来专门关心你呢。当然,她并没有将此事告诉草薙。
草薙站在门前,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敲门。
汤川只是一个关系人。这句话被草薙在心里默念了无数遍,但真正要付诸实施的时候,草薙还是像个缩头乌龟一样。
他该怎么去面对汤川?是像以前一样,厚着脸皮说“哎呀好巧呀汤川,最近怎么样啊?”还是就例行公事一般“您好我是东京警视厅的草薙,我们有些事情想询问您。”
他还没有想好。
他不想用例行公事一般的方法去面对他,却又做不到和以前一样。
“那个……内海啊,咱们能不能晚点再来找汤川?”
“……那好吧,前辈你看着办吧。”

8
汤川取下金丝边眼镜,他刚刚批改完学生的论文。正准备出去转一圈,就听见门外两个人的对话。
“前辈快敲门啊。”
“……我不敢。”
“啥?前辈你不敢?”
“要不然你来?”
“……前辈你来吧。”
草薙和内海?汤川微微皱起眉头。
内海在上一封邮件说他们在调查一个案子,但调查案子还调查到美国来了?
然后现在在他办公室门外徘徊算怎么一回事?
“我觉得他可能都不会给我说话的机会。”
“汤川老师真的那么讨厌你吗?”
“……我觉得是的。”
汤川不禁失笑。原来自己在草薙心里是这样一种印象吗?
看样子门外两个人迟迟不会进来了,要不然,自己推门出去,然后……然后怎么办?
是像以前一样,挖苦草薙,还是用六年前告别时的语气问他“你怎么来了”,亦或是把他当成一位普普通通的刑警?
“那个……内海啊,咱们能不能晚点再来找汤川?”
“……那好吧,前辈你看着办吧。”
要走了吗?
再不开门来不及了吧。
汤川轻轻将门打开一条缝,却只看见了草薙和内海离开的背影。

9
说是晚点再来找汤川,结果直接从第一个询问汤川直接变为最后一个询问汤川。
等草薙再次站在汤川办公室门前,已经是两天后了。
“前辈你不能再逃避了。”
屋内的汤川听见了内海的话,默默走到门前站定。
“……可我还是不敢。”
“前辈你到底在别扭什么啊?”
回答内海的是长久的沉默。
“前辈你还在想六年前那一条短信吗?”
“……对啊。”
如果你一直暗恋的人突然间给你发了这样一条短信,你怎么想?

汤川微微皱眉。
六年前,他先提出不再联系,然后独自前往美国。六年来,草薙的确从未与他联系。
但他从没有想过那条短信对于草薙意味着什么。
仔细想想,那样对于草薙也许的确是一种伤害。
草薙对于他的感情,他的确猜到了一点点,很庆幸,他自己也抱有同样的感情。
古芝君的案子后,他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如何面对草薙。
恰好那边又在邀请他去做研究,他便头也不回地飞往纽约。
逃到纽约去。他对自己说,等想好了再回去。
一想就想了六年。
也许,是时候来结束这一切了。
汤川的身体先大脑行动一步,打开了门。
对上草薙和内海震惊而又尴尬的目光后,汤川的大脑才跟上反应。
“好久不见啊,草薙警部补,内海巡查部长。”
“既然来了,那就进来坐一会儿吧。”
“听说你们有事情要问我。”

【汤草】我在纽约的街头查东京的命案(上)

其实汤草汤无差啦

沙雕题目2333
灵感来自于东野圭吾老师加贺探案集2《沉睡的森林》
如果当时去美国调查的是草薙呢?
本来想写那个案子的,但最后自己重新写了一个2333
本来是一篇的,写着写着就成三篇了2333

中篇:http://10190918.lofter.com/post/1ef2b3b9_ef2ac5e3

下篇:http://10190918.lofter.com/post/1ef2b3b9_ef2b0b7f
明明有个案子但依旧无逻辑2333
所有的爱情和ooc属于我,他们属于彼此
以上

1
“死者和田松广,男,二十五岁。死亡时间大约在昨天晚上23点至今天凌晨1点。死因是机械性窒息,根据尸体的情况来看,应该是勒死。”
草薙叹了口气。本以为可以好好休个假,但间宫一个电话又把他叫到了案发现场。
案发现场位于一条偏僻的小巷,最近的监控摄像头还是在500米开外的一家便利店。根据死者脖子上留下的纤维可以鉴定出凶器应该是普通的麻绳。凶手并没有留下指纹,估计是戴着手套犯案,但是死者身上有少量机油,以及浓浓的酒味,看上去喝了不少。
“谁先发现的尸体?”
“最先发现尸体的是一位晨跑的老人,据说老人每天晨跑都会经过这里。”
“死者身上的财务呢?”
“一样不少,他的证件、现金全在钱包里,手机也没有被拿走。”
的确,死者的钱包里装有少量现金,还有几张银行卡。如果是财杀,凶手没理由不拿走。
“凶手既然会戴着手套,我想多半是预谋杀人。”
“但他又选择了这样一种方式。死者毕竟是个男人。”
“死者的职业呢?”
“在帝都大学读研究生。”间宫顿了顿,偷偷看了看草薙才继续说下去,“理工学院物理系。”
草薙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汤川去美国已经快六年了,他们俩再也没有联系过。
不是草薙不想他,汤川走之前发来的短信一直都存在他手机里,没舍得删。
现在草薙每次想起物理,首先想到的就是那个去了美国的副教授,也是他从大学时期就很喜欢的人。
草薙不知道这只是单纯的朋友之间的喜欢还是……恋人一般的喜欢。他个人觉得更像后者。
但现在可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。草薙叹了口气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“先从死者的人际关系开始查吗?”

2
“根据死者的同学和老师的描述,死者应该是个比较懦弱,温柔随和的男生,”内海将一摞资料放在草薙面前,“不像是会与人结仇。”
“辛苦你了,”草薙草草翻了一下资料,“死者有女朋友吗?”
“据我所知,并没有。前辈你拜访了死者家属吗?”
“我去了,”草薙微微点点头,“他的双亲在他高中时期就已去世,现在只剩下一个哥哥,但两人关系并不算好。”
“只剩一个哥哥吗?”
“嗯,而且,他哥哥今天依旧去上班,我只好去他工作的公司找他,结果他去了和他们合作的一个工厂。等我跑去的时候,他又已经回公司了。”
“挨得很近?”
“对啊,步行的话……十几分钟?”
“哪会有公司和工厂离那么近。”
“那只是他们公司一个临时的办事处,主要是离得近,方便合作。他哥哥在那里工作了将近一年了。”
“对了,要不然你和我一起去拜访他吧。
“为什么……”
“因为我一个人跑太累了啊。”

3
来开门的男人自称和田慎一,他的确和和田松广长得很像,但他却给人一种跩得二五八万的样子,眉目间有一股戾气。
“我和松广并不是是双胞胎,我比他大三岁。但我也不知道为何两人如此相像。”慎一如此说到。
“这样吗,”草薙点点头。 “那接下来我们有几个问题想问您,您看方便吗?”
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,草薙开始记录。
“您觉得您弟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?”
“您知道您弟弟有什么仇人吗?”
……
很快,草薙向和田慎一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,“现在是例行公事,请问昨天晚上23点到今天凌晨1点您在哪里?”
和田慎一的眼神一下就冷了下来,但草薙好像并不在意,“这只是例行公事,并不代表我们怀疑您。”
“我在家等我弟弟来,但过了很久他还是没到,电话也打不通,就睡觉了。”和田慎一冷笑道,“没人能证明。”
“好,打扰您了,告辞。”


4

  内海回到家,打开电脑,邮箱上有一个红点。

  打开一看,发件人是汤川学。

  邮件只有短短一句话:最近怎么样,草薙还好吗?

  其实最后一句话才是重点吧,内海暗暗想着。

  “草薙前辈一切都好,我们最近在跑一个案子,比较棘手。”

  确认发送之后,内海把汤川发来的邮件拖进一个文件夹中。

  那个文件夹已经有三十几封邮件了。


5
死者的人际交往不如用乏味来形容,真是和某位远在美国的物理学家差不多,草薙默默腹诽。
死者的账户除了和田慎一给他打来的两万日元之外,没有奇怪的进账。
“我只是让他帮我去我们合作的工厂帮我签个合同——我恰好有点发烧,那笔钱是他的报酬。”
“如果让同事帮忙,那这笔账就会记在他头上,我前功尽弃。”
工厂离案发现场不到一公里,工厂附近有几家餐馆。
警方查到,和田松广和那家工厂的经理在其中一家餐馆吃过饭,于晚上23点左右离开。那位经理醉得不轻,也就没有送。
但死者的家离工厂很远,一般人应该会打车直接回家,而不是出现在附近偏僻的小巷。
“是我把他叫到我家来的,”和田慎一说,“我让他把纸质的合同交给我。”
“我家离工厂很近,所以他应该是直接走过来的,我把地图发给他,上面有我平时上下班走的路线,所以他走的也应该是这条路线。”
“那天死者的行踪大概就是这样,但凶手动机尚不明确,这是接下来的侦查方向。散会。”
草薙的确也想象不出来,凶手会有怎样的动机。
毕竟他们现在掌握的所有资料,都表明死者并没有与谁结下梁子。
附近的监控摄像也没有拍到什么有用的画面,连死者都没有出现过。
并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。


6

“前辈,”内海站在草薙办公桌前,“和田松广去过纽约。”
“什么?”
“和田松广去过纽约,他在纽约读大学,而且也就是汤川老师现在在做研究的那个大学。”
草薙自动忽略内海后半句话, “所以?”
“我在想,凶手和死者会不会是在纽约认识的,所以我们才会在东京找不到线索。”
“你想去纽约调查?”
“是的。”
草薙沉思了几分钟,似乎在考量这个方案是否可行。
“那我去跟上司说一下。”


【汤草】男朋友和女朋友

给这位@Dreamer 祝她考试顺利!!!
大概比较甜吧……
至于为什么实验室的学生们没有猜到草薙……嗯他们也不知道草薙的名字是什么对吧!
所有ooc和爱情是我的,人物属于彼此
以上



1
“今天的实验先进行到这里,我有事出去一下。”汤川脱下他的白大褂,“都散了吧。”
“诶,汤川老师,您要去哪里啊?”
“约会。”
实验室里的学生瞪大了眼睛。
“约……约会?汤川老师您……”
“怎么,不可以吗?”

2
汤川老师在谈恋爱的消息在女生中间不胫而走。
“汤川老师谈恋爱了?”
“我的天,我的男神谈恋爱了啊……”
“啊啊啊没希望了啊……”
话虽这么说,但汤川课上的女生一点没少。

3
“你说什么,你要出差,两个月?”汤川握紧电话,“去那么远的地方?”
“……好,我知道了。”
“那……今晚见个面吧,我有事情给你说。”

4
“那……汤川老师,您的女朋友,是不是那位内海警官啊?”
汤川挑眉,看着自己实验室里的学生。
“为什么这么想。”
“因为,因为内海警官经常来拜访您啊,而且……”
您还对她总是关爱有加呢。
学生摸摸腹诽着。
“没有得到确切的证据前,如此武断地下定结论,是……”
“是不合理的,老师您讲过好多遍了。”学生打断汤川的话,“到底是不是内海警官啊。”
“……”
“啊啊,老师您看您都不说话了是不是内海警官啊。”
“我认为你应该去进行理论的验证。”*
“老师您就说是不是嘛。”
“……不是。”
“什么嘛……”学生倒在椅子上,“那会是谁呢……不是内海警官的话……”
远在警视厅的内海打了个喷嚏。

5
当汤川又一次把自己桌上的论文和资料全部弄乱时,栗林忍不住了。
“汤川老师,您在找什么东西吗?”
“啊,栗林,你有看到那个红色的小盒子吗,装戒指的那种。”
这回轮到栗林惊讶了。

6
汤川老师第二天来上班时,手上多了一枚戒指。
戒指是梵克雅宝的新郎系列,铂金的,在太阳下泛着光。上面有一颗小小的无色钻石,侧面刻的是“Van Cleef & Arpels”。*
学生们眼睛都看直了。

7
实验室的学生们趁汤川做实验取下戒指时仔细研究这戒指一番。
戒指内刻着Y.M.&K.S.
“所以……汤川老师的女朋友是这位吗……可是……我也不认识什么人名字的缩写是K.S.啊……”

8
现在,连汤川老师的女朋友姓名的缩写也闹得全校皆知了吗?是的。
全校女生都在讨论这个神秘的K.S.是何方神圣。
偶有女生名字的缩写是这个,都会被附近的女生打量很久。
看玩笑,上汤川老师的课女生可是全校最多的,全校一半以上的女生都觉得汤川很帅好吗!
“我不觉得她们能讨论出什么来。”汤川如是说。

9
的确,在传出汤川老师有女朋友的两个月后,她们还是不知道那个K.
纵使是实验室的学生,也毫无头绪。
只好求助别人了啊。

10
“诶,汤川老师谈恋爱了?”内海瞪大眼睛,“是谁是谁?”
“要是我们知道就不会来问内海警官您了。”
汤川现在在教学楼上课,实验室里只剩下学生们。
“这样吗……感觉汤川老师他也没有什么走得特别近的女生啊……”
“是吗……本以为内海警官您会有线索呢……”学生有些失望,“还以为能知道那位神秘的K.S.是谁呢。”
“抱歉,”内海略带歉意地起身,“不过,我会留心的。”

11
“你星期四回来?好,我去成田机场接你。”

12
星期五,几个月没见的草薙俊平重新拜访了汤川的研究室。
“呐,草薙警官,您知道汤川老师谈恋爱了吗?”见汤川埋头于研究,学生压低声音问到。
“啊?”草薙下意识地把左手往身后藏了藏。
“汤川老师谈恋爱了,您知道是谁吗?”
“啊?我……我才回来,怎么会知道……”草薙有些心虚地回答。
“那草薙警官,您知道有哪个女生名字的缩写是K.S.吗?”
“呃……这个……”草薙偷偷瞄了一眼汤川,“我不知道。”

13
“草薙啊,”汤川停下手中的活,“你可以说出来的。”
“什么嘛……”草薙撇撇嘴。
“你说什么?”
汤川花了好大力气,才听清草薙说什么。
“我才不要当女的……”

14
汤川老师有一个男朋友的事火速传遍全校。
“啊啊啊我男神公然出柜了啊!”
“呜呜呜男神弯了啊!”
但上课的女生还是一个也没少。

15
欢迎来到帝都大学物理学系第十三研究室。
这里的特产有装在永远洗不干净的马克杯里的无味的速溶咖啡,二十多年的助教,以及……
怪人伽利略副教授以及他的刑警男友。




*:1、这句话出自《神探伽利略》第五集《绞杀》

2、戒指选定的是梵克雅宝的婚戒系列.新郎系列VCARD12500戒指,有兴趣的可以百度看看。Van Cleef & Arpels是梵克雅宝的商标,戒指上是真的有这个的。其实这个戒指真的有点贵……不过汤川很有钱不是吗?

汤草是我考试的动力啊啊啊!!!

啊啊啊汤草一生推啊!!!

【汤草】Happy Fathers' Day

大概是……父亲节贺文?
小学生文笔,求轻喷
ooc是我的,他们是彼此的。
以上。



“孤儿院?”汤川挑起一边的眉毛,“孤儿院的治安还需要刑警吗?”
草薙有些抱歉地挠挠头:“是警视厅的活动啦……大概就是父亲节的活动。”
“父亲节跟我们有什么关系?”
“就是让我们照顾一下他们而已啦,汤川你的话……就给他们展示几个实验?”见友人依旧皱着眉,草薙声音渐渐低下去。
果然啊……
“照顾小孩子”什么的,果然还是不适合汤川呢。
“你要是不想去就算了,我跟间宫股长说一下……”
草薙伸手去拿放在一旁的手机,手却被汤川压住。
“我去。”
“嗯……啥?汤川你答应了?那明天我来你公寓下接你?”
看见草薙生怕自己反悔,汤川强忍住笑意。
“好。”

上午,汤川带来了实验。其中也不乏隔壁化学组的实验,把一群小孩子哄得一愣一愣的,个个眼睛都瞪得溜圆。
只见汤川端来一盆水,上面还浮着一些泡泡。
“草薙,借一下你的打火机。”
汤川将自己的手放入水中浸湿,用把手往打火机的火焰上放。
一秒不到,熊熊的火焰便在汤川的手上燃起,汤川整只手淹没在火焰中。
虽然火焰大概燃了两三秒就灭了,但还是把孩子们吓得够呛,七嘴八舌地问汤川的手有没有事。
汤川将自己完好无损的手给孩子们看,转身又在水上点火。
火焰快速在水上蔓延开来,映红了汤川的脸。
“哇!”孩子们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,将汤川团团围住。汤川脸上竟也有了笑意。
“大概我每次看汤川做实验也就是这个表情吧。”草薙笑得有些无奈,“汤川每次都要嘲笑我。”
后辈岸谷看了一眼自家笑得一脸灿烂的前辈,还是默默地转过头去。

下午的活动是由各位扮演半天的父亲,带孤儿院的孩子们上街转转。
因为汤川的强烈抗议,草薙只好一人带两个。
还好有一个孩子已经十二三岁了,不用太操心。倒是另一个才两三岁,由草薙全程抱着。
汤川在他们后面远远跟着。
眼神倒是黏在在了草薙身上。
草薙带着两个孩子去到了不远处的一条步行街,道路两旁摆着形形色色的摊位,陈设的物品也是五花八门。
虽是初夏,但街上穿短袖的人依旧不少。今天草薙难道地没有穿制度,穿了一件黑色的休闲短袖,露出的手臂上有一条长长的血痂。
汤川皱了皱眉。
他明明记得,自己去美国之前,草薙手臂上是没有这道伤疤的。
怎么回事?
汤川边走边想,撞到了前面停下来的草薙。
“怎么了?”
“没什么……抱孩子抱太久了,歇歇。”
草薙微微喘着气,汗珠从他的额前滴落,后背也看得出被汗打湿的痕迹。
汤川看看草薙,又看看那个孩子。突然将孩子抱起,
“走吧。”
“汤川你……你不用勉强啊,我可以的。”草薙被汤川的举动惊吓到了,连忙要从汤川手中抱过孩子,“给我抱吧。”
汤川微微摇了摇头,“我不想我们的刑警大人手上的伤口裂开。”
知道对方是责怪自己,草薙不好再说什么,只好偷偷地在手机上挂了一个皮肤科的号。
明后天带汤川去看看吧。

一天的活动结束了,搜查一科的各位也准备离开了。今天被草薙带着的那个小孩,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英语,对着草薙一直在喊“Happy Father's Day”。
另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抱起那个小孩子,眼神在汤川和草薙间扫来扫去,
“说错了哦,应该是‘Happy Fathers' Day’。”









【双北】只是个脑洞

现在不是有首歌叫《撒贝宁杀乌鸡》吗,
撒贝宁杀了乌鸡然后吃掉……
(感受到了来自何老师的恶狠狠地注视)
然后何老师就把小撒吃啦~

〖萨杰〗原点

跑来更后续咯~
废话就不说了,放文~

后续
杰克死了三年后,萨拉查再次结婚了。
那三年是海上屠夫最低迷的时期,谁也不知道他上了哪里去,只是时常有人在世界各地见到他,目光呆滞,脸色苍白地匆匆走过,没有看任何人,好像没有人入的了他的眼。
三年后他突然回到自己的庄园,没人打理因此杂草丛生。
他还带回来一个姑娘,两人似乎很恩爱,说说笑笑,不久订了婚。
巴博萨远远地看到过那姑娘,长得很像杰克。
结婚那天,萨拉查名气虽不如从前,但从各地赶来参加婚礼的人依然不少。巴博萨也去了,还特意带上了珊萨女巫,他总觉得萨拉查需要她。
女的貌美如花,男的风貌不减当年。

后来巴博萨觉得萨拉查可能不适合结婚,或者不适合和女人结婚。
果然还是出事了。
那晚萨拉查喝得酩酊大醉,微红的脸颊上竟划过一滴泪。
“上将,你不明不白地消失了三年,如今终于回来了,就是为了找这个女人?”桌旁的一位少尉笑着问,“你说说看,为什么这么喜欢她啊?”
新娘娇羞地笑了,她也想知道问什么。
“她啊……”萨拉查醉眼朦胧地努力咧开嘴笑,“她很像以前一个熟人。”
“熟人?”新娘的脸色有些不好。
“嗯,像一个海--”
话未说完,突然被新娘的一个巴掌截断。
“我不想当一个人的替代品!”


婚礼不了了之。
人都散了,萨拉查一人坐在在前面的餐桌上。
他喝醉了。
那是他生平第一次喝醉,他一向有所节制的。
萨拉查垂着头,好像在哭。
海上屠夫第一次为谁流泪。
那沉稳的气质一下就慌乱地不见踪影。
巴博萨领着珊萨走上前。
“我想你需要她。”


“我可以帮你,但是需要你本人做出一点代价。”
“我只想让杰克回来。”
“我想要你的眼睛,”珊萨凑上来,看着萨拉查那只要一提及杰克便微微泛红的双眼,“那绝对是世上最美丽的眼睛。”
“我只想让杰克回来。”
“我尽力而为。”


三天之后,沉船湾上出现一名俊秀的少年。
没人知道他从哪里来,就像从海里出来的一样。
“噢!赫克托!我就知道会第一个看见你!”杰克变回了16岁的模样,大呼小叫地冲巴博萨奔来,“说说吧,是不是你救的我?”
巴博萨皱着眉躲开杰克的拥抱,似乎很不满杰克变回年轻这件事:“不是我,我恨不得你死上个一百年!”
“那是谁?安吉莉卡?不太可能吧!她这么漂亮也不可能现在也找不着男友……”
“杰克,要我说,就算安吉莉卡再寂寞也不会找你。而且还要付出这么大代价。”
杰克翘起兰花指:“代价?我倒是挺高兴为了救我还能付出点代价!所以我大概可以先排除章鱼脸,威尔那个没良心的,伊丽莎白忙着给儿子安排相亲,噢!不会是你女儿吧赫克托?我想大概是你看得你女儿太紧了,她非常想找个男人玩玩……”
“闭上你的臭嘴!安安静静地跟我走!”
杰克撇撇嘴,只好自己在脑里YY。


他们一直走到了焕然一新的庄园门口。
“好吧,我就知道是他!真令我失望!我还指望着是贝克特之类的!”杰克摊开手,一副失望至极的模样。巴博萨回头看着他:“得了吧杰克,其实你最希望的就是他,我敢打赌你从上岸第一刻开始就在期望是萨拉查在等你。”
“天哪赫克托,我虽然知道你可能老年痴呆了,但是你现在几乎跟疯了没什么区别!天哪,多好的一个海盗!”杰克痛心疾首地数落着巴博萨,巴博萨则直接将杰克扔进了庄园内:“希望里面的人能好好管管你!”



杰克轻车熟路地走进萨拉查的书房,不出他所料,萨拉查果然在这里。
萨拉查背对着杰克,面朝窗户,夕阳的余晖落进书房里,用海盗的说法,就是落进了一片金色的灰尘。
那样熟悉的背影,不知不觉中竟有些苍老。
“我就知道是你救了我,长官。”杰克戏谑地笑着,“三年真是太久了,你让我等得不耐烦。”
萨拉查也笑:“是么?那我应该让你在海底多待些日子。”
“哦,搞什么!你怎么忍心让我这么柔弱的麻雀在海底待那么久!我都快憋疯了!”杰克大声地抱怨着。
“你又怎么忍心让我在大三角待上几十年?最后放我出来还不是你本愿。”萨拉查也用同样的语调嚷回去。
杰克侧着脑袋想了想:“我先不和你讨论这个,今天我复活你为什么不来接我?你应该知道是哪一天吧!而且你还找了赫克托这个混蛋!”
“我本来想去的……”
“得了吧!你现在又不用批阅那些文件!再说,你那么久没见到我,就不想看看我么?”杰克疾步上前窜到萨拉查面前,“你闭着眼干什么?”
杰克突然想到巴博萨说的代价。
他一下就懵了。
“萨拉查你……你……”
他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心里落差太大了,一时无法接受。
就像一个一直给你依赖的人突然坠入深渊而你却无能为力。
你眼睁睁地看着,看着你最爱的人如何尖叫如何死掉,如何在黑暗中死得不明不白,你无能为力,这一切还是因为自己。
你哭,你喊,没人答理你,他们觉得你就像个疯子,你也想跳入深渊陪葬,却被告知他要你好好活下去。
然后你想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场,眼泪还和你作对,他妈的流不出来。


“杰克,不要哭,这是我自己的决定。”


这也讨厌,美其名曰说什么这是自己的决定,最后为了谁不得而知。


“去你妈的阿曼多!”杰克大喊着,红着眼眶将萨拉查从椅子上揪起来,“我好不容易回来你就让我看这个?我还不如死了算了!”
“杰克……”
“你闭嘴!我恨你!你杀死了我又让我复活,还自作主张地让我欠你一双眼!”
“我也恨你,杰克,你毁了我一辈子,让我痛了三年,又拿了我一双眼。”
比起杰克要崩溃的态度,萨拉查极其平静。
“好了,我错了还不行吗?”萨拉查温柔地搂过杰克,“让我好好看看你。”
一双布满茧子的手抚上杰克光洁的面容,额头,眼睛(萨拉查在这里停留了好一会儿),鼻梁,嘴唇,下巴。
“你还是老样子。”萨拉查收了手。
杰克攥着拳:“是珊萨吗?”
“你还在为这个生气?”萨拉查失笑,“好啦,她至少让我年轻了很多,能使我配的上你,不至于老牛吃嫩草。”
“你的眼睛……”杰克略带着哭腔。
萨拉查叹了口气:“这是我自己的决定,杰克,这轮不到你为我难受成那个样子。”
“你以后出不了海了!”
“我对船的了解程度连眼睛都不需要,而你可以拿着罗盘帮我看方向。”
“你晚上……”
“放心,晚上亏待不了你,再说我对你不是也挺了解的?”
“去你妹的!”


“说说吧,你在海底怎么过的?”
“反正没死透就是了!你关心这个干嘛?”
“那是因为我关心你啊小麻雀。”
“你关心我?哦你是不是喜欢我?”
“我想答案你自己更清楚。”


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,你的未来我奉陪到底。


杰克吻住了萨拉查。
“萨拉查,你爱我吗?”
“爱啊,现在一直到未来。”


真·END